あやか

逍遥任我行

灰烬后的绚丽

是什么呢?究竟是什么呢?

泪水静静地滑过脸庞,她毫不犹豫地快步离去。身后人并没有追,只是慢慢地走着。

刺骨的凉意随着沉闷的晚风扑上她的脊背,致使她一阵哆嗦。慢下来,逐渐慢下来,背后响起了沙沙的脚步声。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。

会是他吗?她忽觉紧张。

近了,近了。她的嗓子似乎被恶魔攫住一般,炙热而又粗糙。

她微微偏了偏头,热切的目光蹑手蹑脚地探向一边。

应该是他,不会错的,穿着干净的白色T恤。终于要来了吗?但,不可以,不可以让他看见。

她,加快了步伐。

风啊,请你帮帮我吧。我祈求你能带走泪痕,不要让他看见我的,我的脆弱。

偏偏身后的人也随她加快了步子。

不。

悄悄抬起袖子,拭去了委屈。略微挺起脊背,头顺势扬起了些。

当身后那人终于与她擦肩而过时,泪珠却大颗大颗地砸了下来。不是他,不是他。其实这不是意料中的事吗?那么,我在期待什么呢?永远都是这样的,怎么会遂我意呢?

那人似乎听见她心中的低吟,诧异地回了头。很快地,那人又忙于自己的事了。

她抬了抬头。此时,夜渐渐地侵蚀余辉,黯淡的光渲染着一切。前方的光挣扎着,不甘心,绝对的不甘心。

 

 

沿着河岸走着,忽然想起了什么。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钥匙扣——一辆红色的自行车,火红火红的,好像在燃烧似的。大把的郁金香填满了车筐,惹人怜爱。一个“Holland”的单词印在车身。

阿姆斯特丹,北方的威尼斯。

她与他推着自行车,也是沿着河岸,也是夕阳西下之时。

走上古老的石桥,侧头温柔地瞥了一眼,微微一笑。不错的,余辉下的他。

察觉到她的温柔,他也回眸一笑。不需要多说什么,只要静静地、静静地微笑,便足够了。

馥郁的花香随着晚风席卷了两人,只有教堂的钟声、树叶的沙沙声与你我之间的无声告白。将来你我在船屋中漂泊,想在哪里停留,便在哪里停留。黄昏,你和我并肩而行,经过任意一条河道。在旧市上,买一幅《杏花》——只需两欧元,就可以悄悄地将这喜悦夹进收藏中。或许会经过花店,我要让郁金香填满你的心房,白玫瑰做你花环,茉莉缀满你的青丝。那温柔的绿云也许只会在我的指间停留一瞬,但醉人的花香却伴我入眠。你可愿意在尘世停留,只是因为我?

蝉鸣、蛙叫,还有睡莲。

我只是在这里罢了。晚归的鸟,你无需害怕,我只会默默地注视你。

 

 

夜来香似乎早早踏着歌来,你可否记得那日的沉醉?

流着泪的夜来香好像沧海中的鲛人,在月光中闪耀。那是她与他第一次在野外露宿,第一次近距离观察繁星,第一次的接吻。

干净的、澄澈的,却又甜蜜的、多情的唇。

什么都不要想,我只愿沉溺其中,仿佛遗世独立。不,遗世与你同在。

可,终究不能,只存在于幻想中的美丽。

And now I'm gonna change my ways.

真的要如此吗?还是……

犹豫良久,她决定还是按往常她与他散步的路线——向右转,而不是继续向前。也许,一直向前会出现一片惬意的小林子,也许一直向前会有一片望不到尽头的花海,也许一直向前会有……

但,我还是想,还是想……

 

 

只能看见这世界的背面呢,她低声呢喃道。

炫目的灯光像烟火般在她眼前绽开,那一瞬间的绽开。海岛的,只属于海岛的美。

那是《Oregon》。

我的church,我的大朵的三角梅,我的黄昏,还有我的你。

是啊,怀念总是停留在夏天的傍晚。

教堂是掩映在三角梅投下的淡淡影子中的——不知为何,岛上人家总把三角梅种在墙上。被渲染着温暖的墙壁隐隐笑着,不知有多少有情人将他们的轻盈触碰着,旋转着,最终留于此处。

潮水的快乐。

你听见了吗?

我的心中,潮水拍打着礁石。

 

 

民宿的老板娘厨艺不错,两碗海鲜面很快就消灭殆尽了。

坐在小庭子里,她与他剥着淡菜。新鲜的淡菜大概是绝佳的消暑良品,蘸着酱油,便可吃完一大盘。若是只想品尝其原本的滋味,不蘸酱油的滋味,纯粹的甘美——海的馈赠。

熟悉的清香在舌尖跳跃、清歌、曼舞,你我的喜悦。

你曾说,我希望迟暮之年依旧能登上海岛的最高处,落日依旧能拥抱我。

我只想化作一阵风,你永远抓不住我,但我可以抚摸落日在你脸庞投下的阴影。

总在一瞬的美,我想抓住你,她无声地说道。

太阳从灰暗的天空与冰冷黑暗的海之间终于挤了出来。

也不是想象中的那般惊人,她有点不屑。

但,他却变得像万花筒般,不断变换,不断流转。

晦暗的、腐朽的光为什么仅是因为你而耀眼?

昙花一现的耀眼。

 

 

风起了,船只剧烈摇摆。

岛上的大喇叭开始喧嚣,台风来了,请马上向西岸……

要到西岸,还得翻过山。所幸的是,岛上人家依山而建,与其说是翻山,还不如说是走栈道。

很多老旧的木房是没有人住的,破旧衰败,倒是屋旁一丛丛的野莓生长旺盛。一路走过,飘逸的白花吸引着野蜂食蜜。耳边嗡嗡声此起彼伏。

呐,我是你所喜爱的那只野蜂吗?

 

 

我永远都不敢确定,尽管我知道答案。不过,我真的知道吗?

总是在怀疑,怀疑这一切的一切是否真实。曾经下的决心也已破碎不堪,我,我如何能享受当下。

她无力地扯了扯嘴角,历经沧桑的心境。

缓缓地回过头,身后的事物全是黑暗的,什么也辨认不出。他,还在后面吗?

我只能看到前面呢。无尽的光晕模糊了我的眼,但我还是很想看见你。

努力地追寻着那道身影,千千万万遍。


整理了一下大教堂的图片呢~这算Kirche吧。
静穆下的微笑。
(用手机拍的,像素不够,真是遗憾~)
上次去圣心大教堂,发现并没有开放。但这次好好参观了一下,发现阳光透过花窗玻璃呈现出一种流光溢彩的美,一种带有自己主观色彩的美。

小诗一首

亲爱的雨啊

请你温柔地抚摸我

一直一直拥抱着我

看着我

只紧紧地注视我的眼

透明无瑕

偏偏映衬出我


亲爱的雨啊

请你感性却又不失理性

不管是

灰暗的

还是

冰冷的

我都愿与你共舞

不断旋转

不断逝去


(啊啊,今天下雨,好冷~)

电脑终于装好了...真是感觉打了仗似的。

TheFatRat的歌感觉很适合打街机游戏。